一分11选5开奖结果 大发时时彩计划网 上海11选5玩法规则 好运快5分钟3走势图 极速快3 分分PK10是国家开的吗 百人牛牛挂 大发11选5赚钱方法 江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通比牛牛棋牌 新快3分析软件-3分快3的玩法 5分pk10五码计划 一分钟快3软件-大发快3平台 分分快3单双 5分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龙王捕鱼下载 李逵劈鱼口诀 PK10三分赛车计划 大发5分快乐8 大发5分六合历史记录 开元欢乐30秒规则 卡司PK10app计算软件下载 大发快三怎么稳赚不赔 大发11选5任二技巧99%11选5任二的绝招 奇幻糖果岛 大发快三破解器app 一分快3正规网址 极速PK10计划 uu快三注册快3UU直播 大发快3一分钟计划
返回首页
刚刚更新: 〔5分快三〕〔5分快三〕〔打铁女帝〕〔侍妾虐渣宝典〕〔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火影之英雄争霸〕〔镇武司〕〔无上周天诀〕〔三国之隐帝〕〔我以直播征万古〕〔归向〕〔我流古武〕〔我的脑袋里有台超〕〔家有三宝:美食医〕〔化麟九天〕〔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私房孟婆汤〕〔炎少宠妻上瘾〕〔重回五零当军嫂
5分快三-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第1067章 一个活着的世界!
    老老实实地带着头盔躺在床上,陈玉珊很听话地按照陆舟的吩咐放空了大脑,没有闹腾,也没再胡思乱想。

    渐渐地,一丝困意开始涌上心头。

    就在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想着在不快点开始自己都要睡着了的时候,后颈处传来像是被蚂蚁咬了一下的刺扎感。

    紧接着一瞬间,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禁锢在她视域周围的黑暗,如同被一道彩虹粉碎了一样,顷刻之间化作支离破碎的碎片,向着外侧四散开来。

    被这一幕特效给惊到了,就在陈玉珊正愣神着的时候,缠绕在四周的黑暗已经被彻底驱散。

    如同破茧重生一般,重新看见光源的她,已经置身于一片蔚蓝色的草原。

    是的,这片草原是蓝色的。

    而天空则是燃烧似的红。

    站在这片光怪陆离的世界中,陈玉珊满脸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没有任何的触感。

    但她确确实实能感受到,这只手正放在自己的脸上。

    “头盔呢?”

    不见了!?

    双手不可思议的在自己脸上摸索着,陈玉珊的表情愈发惊讶了,瞳孔中晃动着不敢相信的色彩,小声喃喃自语了起来,“我是不是睡着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咬自己一口确认这点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了。

    “说是睡着其实也没错,本来这套设备的原理,也正是一种类似于对梦境的干涉。当然,这和一般情况下我们做梦时的状态还是有些区别,相比之下着更像是一种受到神经电信号刺激主动诱发的想象……算了,用通俗的语言解释很麻烦,你还是干脆理解成正在做梦好了。”

    那声音好像来自世界之外,但又如此接近她现在的位置。

    陈玉珊四处望了眼,试着跺了下脚。

    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甚至踩在地面上的脚底,也没有任何的知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一样,只是借用“她”的视角窥探这方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不会因为她的互动有任何的改变,她也根本感受不到除了视觉之外,其他一切来自这个世界对她的反馈……

    她不记得以前做梦的时候,究竟能不能感觉到痛觉。

    这种事情想来绝大多数人也都不会刻意去留意。

    至少现在的话,只有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才能从唇齿之间的触碰感察觉到,自己的嘴和喉咙是属于自己的,而不像是手和脚,必须得用眼睛去确认才能感知到它们的存在。

    对这奇怪的感觉产生了一丝困惑,她试着张了张嘴,开口问道。

    “你看得见我这边的情况吗?”

    “当然看得见,我甚至能看见躺在床上的你正在说话。主机输出的数据在经过神经调制解调器作用在你的大脑上的时候,我这边同样会收到一条相对应的讯息。这段讯息经过显卡的处理,同样能将类似的图形呈现在屏幕上……当然了,毕竟我看到的画面都是由像素点组成的,肯定没你现在看到的那么高清就是。”

    “确实……我刚才还在想,这细节做的也太逼真了。”

    蹲下身来,看着那一根根如麦王麦芒般纤细、坚挺的蓝色小草,陈玉珊仔细地观察着它的细节。

    如果集中精神去看的话,她甚至能在那朵小草上,看见一行行淡蓝色的纹理。

    这已经不能用逼真来形容了。

    逼真这个词简直是对它的侮辱。

    这里就像是一个世界。

    一个活生生的、崭新的世界!

    ……

    “感觉如何?”

    看着结束体验醒来的学姐,站在旁边的陆舟一边询问,一边向它递去了一杯热水。

    “……不可思议的体验,我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撼,总之非常非常的惊人。你自己试过吧,应该能理解我心中的那种感觉。”

    意犹未尽地摘下了头盔,向陆舟道了声谢谢的陈玉珊手中捧着热水,回忆着先前那片光怪陆离的世界,一时间竟是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

    “我一直想去环游世界……感觉有了这个东西以后,别说是环游世界,连异世界都能去了。”

    和陆舟一样,在选择了一项毕生的事业之后,她同样放弃了许多东西。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还经常背上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现在的话这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种美好的理想。

    别说有没有时间。

    以她现在星空科技ceo的身份,和她接触到的那些商业、乃至非商业性质的机密,随便乱走的话反而不太安全。

    这个技术,对她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听到这个有趣的想法,陆舟笑了笑说道。

    “那恐怕有些难度,大多数虚拟实体其实是借用你自身记忆库中的印象,通过大脑的模糊运算……通俗点就是借助脑补来实现的。越是复杂的场景,构建起来便越是困难。如果只是一片草原的话,我只需要对颜色,形状等等几个有限的参数进行设定就可以了。但如果你想在虚拟现实中还原上京市的原貌……我们恐怕还得专门针对这套虚拟现实系统,开发专门的建模工具,深度挖掘这套系统的潜力才行。”

    简而言之,如果将整套设备套用pc的设定,神经调整解调器大概扮演着类似于cpu一样的角色,而显卡则是由大脑中负责生成图像的那个部位直接担任。

    问题也正是在于此处,人脑对于图像的处理方式,和计算机的显卡从根源上,就是基于两套完全截然不同的原理来实现的。

    其中最突出的体现便是在于,一般芯片采用的都是逻辑运算,对数据的处理是精确且线性的。而大脑采用的则是模糊运算,对于信息的处理是非精确、非线性的。

    而正是这种特点决定了,针对大脑编译的程序,和针对显卡编译的程序,在编译思路上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是大相庭径的思路。

    举个通俗的例子,想要通过这套虚拟现实系统构建一个场景,他并不需要将整个场景的每一处细节都用画笔画出来,只需要程序性地设定一片草原,草原上有很多草,它们是蓝色的,大概有多高,甚至换句话说像哪种草,就能完成整个场景的构建,并且这个场景能够很轻松地被绝大多数的大脑“读懂”。

    就像陈玉珊在沉浸状态下看到的虚拟实体一样,甚至能够看清楚草叶上的纹路。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见过草长什么样子的,即便现实中没有看过草原,在影视作品或者互联网的图片上或多或少也都看见过。

    然而如果这片草原上不只是草,还有一栋房子的话,他就必须挖空心思地去描述,这个房子具体长什么样,还是豪宅还是小破屋,几扇窗户几扇门等等,而且还不能用“像钟山国际某教授的别墅”这种笼统的描述,

    毕竟草坪这种东西大家都见过,而陆舟自己家的别墅,除了他的亲人朋友邻居之外,也只有他自己才见过。

    这套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根据信息设置的差异,即便是同样一段数据,经过不同大脑的模糊处理,呈现在不同人“眼中”的景象,可能都是存在细微差异的。

    但由此,这也诞生了一个问题。

    那便是如何用程序性的语言,“完备”地描述一个所有人都没见过的东西,并且将这种精度上的误差降低到最低。

    毕竟,互联网的最大意义便是信息的传递和交流。

    如果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而不是那个东西本来应该呈现——或者说开发者希望它呈现的面貌,那互联网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而这套设备,也就变成了只能用来自娱自乐的玩具。

    陈玉珊:“也就是说,我只能去我去过的地方?”

    陆舟:“不一定,你的记忆库中储存着的碎片恐怕比你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即便是你没见过的东西,通过完备的设定也是能够呈现出来的……只是,这会带来庞大的工作难度。就像我和你描述一个人的长相,就算我说的再详细,不给你一张照片认识,就算是擦肩而过你也很难在大街上将他认出来。”

    陈玉珊脸上不禁写上了一丝遗憾。

    “原来是这样……那太可惜了。”

    陆舟点了下头:“嗯,这东西只是一个雏形。”

    “不只是我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包括对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等一系列信号的模拟,都还没有完成。你应该也注意到了,你在进入沉浸模式之后,听到的声音都是从外界传来的,说话的时候也是通过声带直接发声的。”

    陈玉珊点了点头。

    “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能看到自己的双手,我在那个虚拟世界中,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这正是这个技术尚未解决的难点,”陆舟点了下头,继续说道,“暂时来讲,我只能做到对视觉信号的模拟,声音还得依靠耳麦,触觉暂时无解。不只是这些,包括整个虚拟现实的系统,甚至是最关键的神经信号调制解调器的架构,很多东西都没有处理完善,这些都需要时间。”

    不过即便是存在着诸多的不足,这套设备比起传统“视觉系”vr设备来说,还是相当牛逼的。

    至少,不用担心“晕动症”,也不用担心伤眼睛。

    而且从画质的角度来讲,将图像直接呈现在大脑中,也远远要比通过屏幕呈现在人的眼前,再经过视网膜和视觉神经二道传递到大脑中,要有效率的多。

    最理想的情况是让用户忘记自己在现实中的身体,无需时刻担心自己的双手此刻正在做什么,就像是在做一场梦一样完全沉浸到虚拟世界中,只需要专注“眼前”发生的事情。

    毕竟,也正如某位vr概念开创者所说的那样,无论是多么先进的成像技术,创建新现实的理想硬件都不是外部头显,而是“大脑中的一块芯片”,或者与之类似的东西。

    “抛开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不谈,”陆舟停顿了片刻,忽然笑着说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陈玉珊微微愣了下,随即莞尔说道:“确实……我收回前面的话,这确实是一项颠覆性的技术。我甚至有种预感,它将改变的不仅仅只是vr这个概念,甚至是改变人们对网络交互的理解。”

    陆舟点了下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很快世界就要进入5g时代,随着网速提高一个数量级,发生改变的不仅仅只是沙雕网友们的下载速度,改变的将是整个互联网的运行生态。

    人们会更加频繁的依赖于互联网,甚至连马桶和水池上都连上wifi或者蓝牙。在这样的大时代中,虚拟现实技术的突破,必将能对整个互联网生态带来颠覆性的变化。

    同样想到了这一点,陈玉珊的眼中写上了一丝明显的兴奋,语气充满了期待地说道。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吗?”

    陆舟想了一会儿说道:“其实……没有。”

    陈玉珊:“……?”

    看着学姐脸上的表情,陆舟有些不好意思。

    他当然不好说自己只是为了“分享一下成功的喜悦”才将她叫过来这里,于是轻咳了声说道。

    “毕竟你也看到了这项技术还不完善……不过你要是有心帮忙的话,倒是可以帮我想想办法,弄几个实验者过来,或者直接将实验机型推向市场我也不反对,毕竟我这边也需要通过实验者反馈的数据来完善整个研究。”

    当然,这玩意儿毕竟不便宜,陆舟不确定真要卖的话,一般人能不能买得起。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倾向于前者。

    如果有人愿意给他当小白鼠的话,他的研究也会顺利的多。

    一听到陆舟的需求,陈玉珊立刻问道:“整套设备的成本大概多少?”

    陆舟想了想说:“量产说不好,但这台的话……算下来大概得十万多。”

    陈玉珊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是因为太贵了。

    而是因为……

    “我敢说,如果十万一台……这玩意儿绝对会卖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绝对一番〕〔伏天氏〕〔超神机械师〕〔第一序列〕〔饲养全人类〕〔这号有毒〕〔咫尺之间人尽敌国〕〔5分快三〕〔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峡谷正能量
  sitemap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