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开奖结果 排列三开奖结果 快3群计划都是假 天天中彩票11选5是什么意思 大发排列五开奖号码 幸运pk10 分分钟快三的玩法 大发快三网址 大发pk拾 抢庄龙虎下载 大发快乐8走势图 极速快乐8 压庄龙虎 快三找彩99火速出款 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数据 大发平台 大发快三视频教程 大发快3开奖结果查询开奖 买腾讯分分彩犯法吗 幸运11选5 网上手游 一分排列三试机号 体彩排列三开奖结果 什么平台有大发快三 天天快3 一分pk10 uu快3最高邀请码 大发快三是骗人的吗 大发快3的骗局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上门狂婿〕〔太上执符〕〔打铁女帝〕〔侍妾虐渣宝典〕〔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火影之英雄争霸〕〔镇武司〕〔无上周天诀〕〔三国之隐帝〕〔我以直播征万古〕〔归向〕〔我流古武〕〔我的脑袋里有台超〕〔家有三宝:美食医〕〔化麟九天〕〔都市透视医尊〕〔逆流纯金年代〕〔私房孟婆汤〕〔5分快三〕〔重回五零当军嫂
5分快三-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第372章 需要人手
    在康尼带着合作研发协议上路的同时,巴勃罗·赫雷罗教授那边,也派了一名博士生到陆舟这边。

    不过,不是来普林斯顿这边。

    而是前往位于加州的萨罗特研究所。

    随着合作研发协议的签署,关于超导材料的研究已经开始。两支研究团队强强联手,课题的进度就像是插上了翅膀。

    不过,即便形势一片大好,陆舟也没有期望能够立刻得到结果。

    科学的本质是试错,而他们需要尝试的“错误”还有很多。

    超导材料只是核聚变工程中的一环,却并非是它的全部。

    随着碳纳米材料超导课题的上马,陆舟这边也开始了他对等离子体的理论研究。

    关于磁约束的可控核聚变,无论是托卡马克还是仿星器,都面临着共同的难题。而其中最核心的三要素,便是高温、高密度、以及长时间的约束!

    前者的解决方案目前来讲还是很多的,比较常见的有激光点火,也有对等离子体本(身shen)通电进行加(热re),也有对等离子体体积压缩放(热re)……当然,也可以多种方案一起上。

    然而,真正困难的是后两者——高密度和长时间的约束。

    等离子体并不是一种很安分的东西,根据雷诺数的公式re=pvdμ,被电磁场束缚的高密度等离子体,拥有较大的雷诺数,任何微小的扰动都会使整个由等离子体构成的体系产生紊乱、不规则的湍流。

    相对而言,仿星器在约束等离子体上具备一定的优势,比起托卡马克来说需要少考虑很多扰动因素。

    然而即便是少了很多扰动因素,想要将这些不安分的等离子体约束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ing)。

    理论的力量,便伟大于此。

    当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并且简洁的理论模型,甚至于哪怕它只是一个用起来顺手的唯像模型,都能对整个核聚变工程产生非同寻常的意义。

    可以说,就现阶段的研究而言,可控核聚变技术在理论领域所面临的瓶颈之一,便是难以针对特定聚变装置中的等离子体,建立一个可靠的理论模型。

    困扰着陆舟的也正是这点。

    无论是欧拉-拉格朗(日ri)方程还是ns方程,这些看起来表述非常简洁的理论,当被用于解决具体的问题时,难度都会呈指数式的增加。

    如果说ns方程的存在(性xing)与光滑(性xing)是数学的世纪难题,那么满足ns方程的粘(性xing)流体的湍流现象,便是物理学的世纪难题。

    而他研究的“等离子体的湍流现象”,便属于这个世纪难题中的一环。

    高等研究院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的陆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上的玻璃钢杯,就像是在发呆一样。

    杯子不大,和保温瓶的盖子差不多,里面盛着的液体就像是开水一样翻滚着,并且不断从杯口的边缘溢出白烟。

    抱着教案走了过来,正准备汇报上节数论课教学(情qing)况的薇拉,好奇地看着了正在发呆的陆舟一眼。

    在她的印象中,陆舟很少将时间用在发呆上。

    “教授,您在干什么?”

    “寻找灵感。”

    显然,陆舟并不是在发呆,只是思路陷入了僵局。

    盯着杯子里上下翻腾的液体,他手中的笔尖开始轻轻地在笔记本上点着。

    虽然在那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方程式。

    方程本(身shen)没什么难的,左边是流体单元的动量变化率,右边是作用在流体单元上的各种力。

    然而,没什么难度的,也仅仅只是方程本(身shen)而已……

    薇拉没有去打扰他寻找灵感,只是好奇地陪着他旁边,一起盯着桌上的杯子。

    渐渐地,从杯口溢出的白烟越来越弱,连同杯子里的液体也越来越少了。

    过了一会儿,杯子里的液体完全消失,薇拉眨了眨眼,凑近了看去。

    “它消失了。”

    “是的。”

    陆舟没有解释什么,示意薇拉向后退开几步。

    接着,他戴上了被他扔在桌角的隔(热re)手(套tao),从桌子下面提起一支短小精悍的液氦瓶,像是斟酒一样,往那玻璃钢杯里面泼去。

    玻璃钢杯重新被透明的液体斟满,液面重新沸腾了起来,并且散发白烟。

    将液氦瓶放下之后,陆舟保持着安全地距离,继续静静地看着杯中沸腾的液氦。

    在超低温下的液氦呈现超流体现象,粘度系数接近0,雷诺数趋向无穷大,算是一种接近理想状态的流体。

    虽然看起来它比“静止不动”的液体更加不安分,但从数学的角度而言,它所涉及到的运算量,反而却要小得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磁约束真空室中的等离子体,也是一种具有大雷诺数的存在。拥有较大的密度p,以及不小的直径d,只不过因为粘度系数的存在,使它不像液氦那么夸张而已。

    而这也意味着,它在数学上的形式,远远比超流体状态的液氦远远复杂的多……

    “教授,我为什么感觉,办公室里这么冷?”

    坐在另一边办公桌的哈迪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向陆舟那边张望了下。

    “因为我倒了点液氦。”轻描淡写地说着不得了的东西,陆舟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坐在窗户边上的秦岳说道,“秦岳,替我把窗户打开下。”

    “好的教授。”秦岳放下了手中的笔,去开窗子。

    窗户打开了之后,办公室里渐渐暖和了许多。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哈迪开始默默地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准备开溜。

    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陆舟问道:“你去哪?”

    提着背包的手一顿,哈迪尴尬地笑了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几篇文献没看完,得去一趟图书馆。”

    “氦气又没有毒,别这么紧张,”陆舟叹了口气,用戴着手(套tao)的那只手,将玻璃钢杯子拿到了窗户边上放着,让它晒晒太阳。

    相比之下,这玩意儿更危险。

    若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冻掉一层皮那都是轻的。

    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陆舟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薇拉说道。

    “偏微分方程你有研究过吗?”

    认真思索了片刻,薇拉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研究过……但研究的不多,有什么事(情qing)需要我帮忙吗?”

    陆舟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还是算了,你继续冰雹猜想的课题。”

    现在冰雹猜想的课题组里就三个人,如果将薇拉从课题组中抽走了,只靠着秦岳和哈迪两个,他恐怕是永远看不到这个课题完成的那一天了。

    小姑娘的表(情qing)微微有些失落。

    她很想帮上教授的忙。

    但果然,她的能力还是不够……

    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陆舟看向了坐在办公室角落,视线一直时不时地在往他这边瞟的魏文。

    “魏文,你对偏微分方程有研究吗?”

    似乎是终于等到了教授看向这边,魏文面无表(情qing)地推了推眼镜,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笑容。

    “有,怎么了?”

    偏微分方程是除了泛函分析之外,他最擅长的领域之一。

    在本科阶段,他便跟着燕大的教授,参与过类似的研究。

    来了普林斯顿这么久,现在终于是让他等到了这个可以大展拳脚的机会。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太久。

    他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是这个办公室里第二强的存在!

    陆舟想了想,说道:“我准备再开个课题,关于ns方程。”

    嘴角勾起的弧度渐渐僵硬,尤其是在听到了ns方程这个名字之后,魏文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似乎不再那么自信了起来。

    不过,陆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qing)。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手,哪怕是能帮上一点忙那也是好的。

    当然,光是魏文一个人是不够的,即便他的能力足够出众,那也是仅仅是相对于其他研究生而言。

    食指在桌上轻轻点着,正在思索着还有谁可以帮上忙的陆舟,眼睛忽然一亮,猛地从办公椅上坐了起来。

    “对啊,怎么把那个人给忘了……”

    小声自言自语着,陆舟的声音有些兴奋。

    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准还真能帮上自己这个忙!
5分快三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绝对一番〕〔伏天氏〕〔超神机械师〕〔第一序列〕〔饲养全人类〕〔这号有毒〕〔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变成血族是什么体〕〔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峡谷正能量
  5分快三
返回首页